委员履职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> 委员访谈
姚春兰


四十多分钟的采访时间,几乎全部成了田王瑞老人的“夸儿媳”时间。田王瑞今年81岁,家住沁水县沁中小区,他口中夸赞不已的儿媳名叫姚春兰,是沁水县财政局的一名普通干部,也是八届县政协委员。

田王瑞老人教了半个多世纪的书,从过政,2002年从沁水县政协副主席的岗位上退休。他的家庭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,三代人先后出了7位人民教师。姚春兰1996年嫁给田王瑞的独子田骁腾,与田王瑞结下“翁媳”缘。

1996年是田王瑞做完胃部切除手术后的第一年,性格要强、不服输、不服老的他坚持和老伴两个人独立生活,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2013年老伴去世。“那年妈(指婆婆)走后,爸爸(指田王瑞)精神上受了很大打击,他好长时间不吃不喝、精神不振,把我们可急坏了。”姚春兰心疼地说。老人出院后,她立即动员丈夫收拾家当搬到公公住处。而这一年,也正是他们儿子中考的关键阶段。

“儿子大了能自己照顾好自己,公公老了,身边没有我们不行!”姚春兰这样说。

考虑到公公胃不好,姚春兰总是在饭菜已经做好后再特意把锅多在火上坐一会儿,这样做出来的饭菜比较烂糊,公公吃着容易消化。“儿媳做饭烧菜样样拿手,尤其是不烂汤,那是我的最爱。她做的不烂汤,面疙瘩小,豆腐丝细,几乎不用嚼就下肚了,口味清淡,很合我胃口,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不烂汤。”田王瑞的语气里满满都是夸赞。

老人卧室的一角有张书桌,上面摆着文房四宝和老人喜爱的一些书籍,这个角落是老人除了病床外呆得时间最多的一个地方。“爸爸一辈子从教、从政,他当过语文老师、音乐老师,文学修养和艺术造诣都很高。越到晚年老人的求知欲越强,但他的腿脚不行,不能出远门,只能长时间呆在屋子里,我们便鼓励他习练毛笔字。事实证明,练字对他的记忆力和四肢活动能力都很有好处。”姚春兰说。

2014年,姚春兰将公公手写的回忆文章及唐宋诗文手抄整理复印并装订成书,圆了老人的一个梦。如今,她又成了公公的耳朵、眼睛和传声筒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、身体的衰弱,田王瑞老人不得已放弃了每天读书、看报、看电视、听收音机的习惯,姚春兰便将从工作单位、朋友口中、媒体新闻上获知的天下事、身边事转述给公公。这样,田王瑞虽然身在家中,却没有与外界真正“隔绝”,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了然于胸。记者做采访时,他饶有兴致地同记者聊起新近省里及沁水县城发生过的大事。“中央开什么会了,有什么会议精神,我回来也得给他传达,我都快成半个政事通了。”没有从政经验的姚春兰打趣儿说。

不仅传达新闻,姚春兰还甘当公公的“跑腿丫头”和传声筒:哪个故旧生病了或者家里有事了,公公刚一开口,儿媳便明白了他的心思,第二天下班就跑去看望一下,回来把对方的近况告诉公公。“能够与外面的世界交流,公公的心情会很舒畅,我们做子女、小辈的也会觉得安慰。”姚春兰说。

姚春兰的丈夫田骁腾也对她赞不绝口。他说:“我平时工作比较忙,春兰承担了太多本该属于我的责任。她把我老父亲赡养得非常好,她是我的好妻子,儿子的好妈妈,我感谢她。”

相对于田骁腾的含蓄,田王瑞老人对儿媳的评价更直接些:“春兰这孩子最孝顺了,在她的言传身教下,我的孙子不但学习好,而且品德好,特别尊敬爷爷、孝顺爷爷。我们田家的家风靠儿媳传承和发扬光大了。春兰不是女儿,胜似女儿,她是我老田家的福气与骄傲。”

当了20年田家媳妇,头一回听到公公这番肺腑之言,姚春兰哭了。姚春兰的泪是晶莹剔透的,她就像公公的一盏“心灯”,守护在老人床头,照亮了老人的小屋,也照亮了全家人的心。

友情链接:
中国政协网
山西省政协网
晋城市政府网
晋城市政协网
沁水县政府网

通讯地址:沁水县新建西街669号三楼   联系电话:0356-7022203

版权所有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西省沁水县委员会(办公室) 备案号:晋ICP备20000244号